香港的期货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机械设备 >

 第十九章 三分的人,四斩的心

发布时间: 2015-03-17 19:27


无情的刀芒,紫到黑色的火焰。抵挡,有时候就在一瞬间,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生命,只是一种奢求。

  “滋”的一声是刀划过血肉的声音,在无法匹敌的实力面前,多弗瞬间被腰斩。

  而诡异的是刀走过的一刻,多弗那横斩的腰却是一滴血也没有流出。“啊!”一声尖叫似惊讶,似为自己的失败而痛苦。

  “少爷”“少主”此时多弗的手下同时喊到,浓浓的不自信浮现在各自的脸上,合不拢的嘴上全是恐惧害怕的字眼。

  “咳咳,你很好。但就算死,我也要卡你垫背。”说完,多弗决定使劲最后的力气来一个同归于尽。但是,油尽灯枯的多弗只能聚起十分之一的元气。

  难道又要死一次吗?第一次自杀,第二次被杀?可是,为什么我还不想死。悲伤顺着多弗的双眼不断蔓延着,远处腰斩的下半身不断的重复着自己的弱小。

  “这双眼睛?斥...”满脸杀戮的修斯突然眼中闪过一丝柔和,但下一次却化做了悲伤。

  多么相似的双眼啊,重叠的悲伤让修斯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傍晚。

  “斥儿,等爹爹这次做完活,就带你去凯恩大师学习好嘛?”慈祥的神色静静的看着眼前视为心肝宝贝的儿子,修斯欣慰的笑了笑。

  “爹,我不要去学习,我想去打工,开一家自己的店”明知道凯恩大师那种级别的人物怎么也轮不到教自己,斥心回答道。

  只见,修斯摸了摸儿子的头发,“你还小,大人的世界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但现在还是学好知识再说吧”

  可是,有时候美好的事物总是被无情的践踏,当老实的修斯满脸喜悦的接斥心去凯恩大师那里进修时。

  刺目的血红染伤了修斯的心,横亘在血里那双悲伤死寂的眼成了修斯永恒的痛。

  那一夜,整个诡岛被死亡笼罩,血化作了河,无论老的小的全都被杀。或许,仇人早就成了枯骨;或许仇人并没有死。但那都无所谓了,修斯用全岛的人为他的儿子陪葬。

  “为什么?我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好?!或许她是对的,我只是个魔鬼,只是个带来死亡的家伙。即使再老实还是会被厌恶”痛苦在杀光所有人之后并没有在修斯身上减轻,只是更加悲伤。

  斥心的死,从上到下没有一处完好,甚至下面都被硬生生的踩烂,或许直到死,他也在等待父亲吧。但是,母亲会在下一刻出现在眼前吗?

  之后的之后,便是诡岛的建立,其实在这之前,它的名字叫幸福之岛,能让人幸福快乐的岛。不过随着伤店的建立,这一切都变了。

  迷茫的人总是用痛苦与杀戮支持着自己生命,看着多弗那接近绝望的双眼,修斯决定收刀了。

  “不该来的人离开吧,这里并不是你们的实力能够撒野的。”同样的声音又从监狱方向传来。

  “少爷,对不起,我无能,我该死,我没有为你挡下最后一击……”哭泣的米芒,满身的鼻涕失去了粘性,耷拉着从身上滑落。

  维戈尔却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恐惧从眼中不断冒出。

  这时,只见多弗叹了一口气,“或许我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总是以愤怒来引导力量让我盲目自大,但是,我多弗的死绝不可能就这样窝囊。”

  “再不接回去的话,你的命神仙也难救。”对面的修斯说道。

  “嗯?”黑色的火焰从手中不断聚集,但下一刻却被丝线取代,两半的身体重新连接。

  看着眼前人的毫不犹豫,修斯暗赞一声,同时解释道“我这把刀是二十四名刀之一的生之篇章,它最大的用处便是杀的了人,但杀不死人。”

  “呐呐,少爷,你,你还好吧。”看着用丝线连接着的多弗,米芒担忧的问了一句。

  维戈尔也是一脸疑惑,但是刚刚刀芒扫过的身体正处于残废状态,让他开不了口。

  多弗却是不管手下人问得话,看着修斯,问道“何为杀不了人,但又杀的了人?斯!”却是血肉连接的痛苦不断刺激着多弗,明明快要晕过去,就是晕不了,就像在高空中掉在地上,一遍又一遍,扭曲的脸庞狰狞的让人不敢直视。

  看着眼前人的毅力,修斯再次点头,“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刀,杀不死人,但刀却能让人杀死自己。紧接着修斯重新踏门而去,原本空荡荡的门一阵金光大涨。

  “啊!”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冷汗不断从多弗的额头冒出,黑色的火焰重新变为了紫火,萎靡在手臂上,真想杀了自己啊。

  曾经的修斯是一个恶魔没错,当他自己所守护的人死去后,他的生命就没有一刻停止过杀戮。

  于是,他走遍每一个地方,希望减轻自己的痛苦。终于他找到了一颗神圣果实,听说,它能让人斩掉一切。

  既然能斩掉一切,修斯便想自己的痛或许全部来自自己的老实吧。所以对自己好的人,总是跟着自己受罪。

  当吃下果实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原本空白的地面缓缓出现了一块石镜,里面一片漆黑。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拉着修斯进入了镜中的世界。

  第二天,出现了骄傲奸诈的修斯和老实的修斯。

  但是,下一刻修斯又发现自己的痛还是没有减轻,心中又在想着骄傲或许也是一份罪吧。如果自己当初没有选择斩了骄傲更好吧。

  紧接着,又是一阵诡异的光芒闪过,却是老实的修斯再次分出了一个人,骄傲的修斯与老实的修斯体内的力量瞬间被吸走大半。

  无形的念力笼罩着每一寸地方,心却化为了四份,一份骄傲,一份老实,一份悲伤,一份至今还是个迷。

  或许老天爷也忍不了他这么痛苦,三个修斯却是各自做自己的事,各自有着各自的一切,不过伤店却是成为了三人共同经营的对象,因为斥心他想要过一家店。


皇中设备厂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