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期货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机械设备 >

 第119章 认输

发布时间: 2015-02-26 19:17


内喀尔喀五部中,乌齐叶特部和巴林部一南一北,在辽河和西辽河之间,翁吉剌特、扎鲁特、巴岳特三部,由东到西位于西辽河以北,科尔沁以南。

  “那依你之见,战局已定?”

  “未必,不过现在内喀尔喀已经相当危险,稍有不慎,恐怕灭亡就在眼前。”刘日脸色十分沉重,显然他也未料到局势发展如此之快,甚至自己一方还未准备就绪就已经达到了失控的地步。

  “唔,看来我也小看奴尔哈赤这老骨头了,没想到他们居然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将我们玩弄,果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啊,我太轻敌了。”

  刘云的脸色也沉重起来,这是自己首次预料出错,这一预料错误,将极大影响后续战略。

  一旦莽古尔泰突袭扎鲁特部成功,两路八旗军合兵一起,实力接近五万人,恐怕不是联军可以抵挡得处的,不过,刘云很怀疑奴尔哈赤率领有三万兵力。

  八旗军不过225个牛录,北路的莽古尔泰有60个牛录,南路的奴尔哈赤有100个牛录,那海州的正白旗和镶黄旗计45个牛录肯定是假的,要么就是奴尔哈赤在造假。

  如果真有160个牛录兵力,那八旗军越过辽河,挥师西进,那是指日可待。

  而且可以选择攻击宰赛,整个草原无任何天堑可依,也没有像样的城池,北线的崩溃也是迟早之事。

  自己纵然能借此机会与乌齐叶特、巴林联军会合,面临兵力将近两倍的八旗军,恐怕也不得不退出了。

  脸色阴沉的刘云闷坐在椅子上默默无语,怪只怪自己过分相信了蒙古人,没想到只有区区几天就会出现如此大的波折,战略形势上居然到了一败涂地的地步。

  良久,刘云才振作精神问道:“林丹汗那里情况怎么样?”

  “毫无消息,北线尚算稳固,宰赛采取龟缩防守,依靠简易营墙,已经数次打退了莽古尔泰的进攻,不过一旦奴尔哈赤的主力越过西辽河,就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形势必将逆转,后果……”刘日的声音也有些低沉。

  “是啊,现在关键之处并不在北线,一旦南线崩溃,北线三部失守那是必然,南线、北线均告失守,那内喀尔喀的灭亡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除非他们投靠了我或者林丹汗!”轻轻吁了一口气,刘云略感疲惫的靠在椅背上。

  见刘云有些消沉,刘日强打精神,“那依大人之见,我们可不可以,趁现在奴酋尚未完全控制局势之前,快速南下,先行攻入海州?”

  刘云苦笑着摇摇头:“先不说可不可行,就算我们拿下牛庄,一旦奴酋解决了内喀尔喀问题,何况海州地区有皇太极坐镇,45个牛录,与我军兵力相当,野战也未必有把握取胜。

  挥师南下,我们将面临六个旗150多个牛录,甚至更多的军队,可以说必死无疑,甚至还会祸及辽东,此法绝不可行。”

  刘云又自嘲的笑了笑:“如果能再给我三万金州军,也许还可一搏,只可惜现实没有如果,看来咱们这次是枉费心机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刘日沉声问道。

  刘云慢慢闭上眼,一只手轻轻抚摸额头:“唔,事已至此,命令前卫火速回师,至于后事,看看情况。

  我们也要做好撤退准备,一旦战局不利,不能在一望无际的草原跟八旗军拼命。”

  心中黯然,一着出错满盘皆输,他自己还从未遇到过如此的挫败,想到这里,刘云心中更是烦躁,忍不住站起身,飘然出帐散心。

  刘云默默的仰望月浩瀚的星空,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刘云随手拾起一块石头,用尽全力将它抛向远处,以发泄心中的闷气。

  凉风拂面,刘云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成又如何,败又如何?奋斗的快乐不就在于结果的未知吗?难道自己连一次小小的挫折也经受不起吗?看来自己还缺乏磨练。

  “什么?你要把军队和部族全部撤到镇远?放弃领地?”端坐上首,一双显得有些浮肿的眼睛,微驼的背,昂安的死,让巴克他感到心惊胆寒。

  “是的,父亲大人,您既然要让我全权负责,就要相信我,赋予我全部的权力,这是目前摆脱危机的唯一办法。”身材瘦小的哈尔汉焦急的回答,又有些可怜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可是,哈尔汉,你要知道这里可是咱们上百年的牧场啊,难道就这样一下全放弃?这绝对不行!何况近万子民撤退”巴克火一样的目光紧紧盯住自己的唯一的儿子哈尔汉,表示誓死不退。

  “我难道不知道重要性么?可是父亲大人,我要问您,您拿什么去保卫领地和子民?就凭那不足两千兵力的军队,还是一万牧民?”哈尔汉的嘴角浮起了惯有的嘲笑。

  “我们还有坚固的营地,我相信能够坚持下去。”巴克的语气掩饰不住自身软弱。

  “哼,再坚固的营地也得要士兵去守卫,失去了斗志的士兵与待宰的绵羊并无差别。如果在不抓紧时间,我想就是您想撤也不一定来得及了。”

  “让我想想。”巴克苍老的瘦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抉择是痛苦的,可有必须作出。

  “父亲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保存实力,事尚有可为,您还是快作决定吧。

  袭击昂安的敌军有五千人,莽古尔泰还有一万三千人,宰赛身为联盟事实上的首领,在累战累败已经失去了一战勇气。”哈尔汉眼见自己父亲痛苦万分,脸上也现出怜悯的神色。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正准备作出决定的巴克,出现在门口的是鄂尔齐图,跟自己一样,共同领有这个部族,从他那焦急慌张的脸色上就可以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什么事?”巴克努力保持镇定。

  “根据我们掌握的最新情报,东部边境发现大量八旗军,数量不详,恐怕是岳托来了。”

  “什么?!”巴克和哈尔汉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皇中设备厂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