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期货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机械设备 >

 第二十章 初见赵霄

发布时间: 2015-02-17 08:52


今天游戏中能见度不错,我站着距离火连寨分舵的差不多有500米的地方地方的山坡上,火莲寨分舵内部的事物尽收眼底,站岗的山贼哨兵把守着各个大大小小出进分舵的门,城内各式各样的木质房屋不尽其数,城内的NPC密密麻麻,穿着统一的制服,我想那里面绝对不会是普通的NPC。各个比较高的建筑上都会有一面五彩大旗,旗上一朵火红色的莲花妖艳异常。

  探索的好奇心一下被**了出来,我仔细观察一会后找了一个城墙靠西的位置慢慢的潜伏了过去。因为这是一个城门的偏门,只有两个NPC山贼在把守。

  两个和以往不同装束的山贼手握长枪笔直的站在门的左右,要不是眼睛偶尔眨一下我都会以为这两个山贼是被石化了。

  火莲寨分舵看守

  25级

  主动攻击型

  精英

  呃,坑死我吧,两个精英,想从这里进去这不是找死吗?看样子这里我一个人是过不去。我知趣的后退出来。

  这个分舵的的外围很长一段距离是没有山贼的,我用了半个小时多把整整的一个木制的城墙绕了一圈,东南西北各有一个主门,主门一左一右都会有两个偏门,但都是由25级的精英山贼看守把守,主门都是8个精英看守,偏门都是2个精英看守。真想进去的话看样子需要组团从正门打进去,或者组个小队可以由偏门打进去,但我一个人的想进去的话就属于天方夜谭了。站在这个火莲寨分舵外纠结很久也没找到其他进去的办法,看也样子也只能等白梦什么时候愿意来再说吧。

  再继续去刷23级的山贼吧。不然能做什么去呢?

  您收到一条好友的信息。在我还没回到23级山贼领地的时候,系统提示了。

  “下线”白梦的信息,还是那么简单扼要。

  呃,好吧,看样子老板新的有指示了,我把游戏头盔摘掉,走出房间。

  “和我去机场一趟”我刚走出自己的房间,白梦已经在客厅里站着了,手提着小包。

  “呃,现在都十点多了……”我有点迷惑,这个点儿了去什么机场?

  “去接个人,需要你配合”白梦一边说一边走了出去.

  “哦,那我换件衣服”我回到屋子里,因为晚上玩游戏一般都是到第二天的清晨,所以我在晚上上游戏之前就换上了普通的大裤衩和小背心当睡衣。找来找去也没找到能穿出去的衣服,只能再把白梦给我的“奖金”又套在了身上。看样子我得置办点衣服了,就是陪白梦做戏也不能一直穿这一套吧?

  走出院子坐上了白梦的车中,我一关车门白梦就发动起车向大门方向驶去,看也没看我一眼和我说了句“我已经告诉嫣然和千千我们要出去”。

  “哦”我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哦了一声。

  ……

  车子在开往郊区的公路上急速行驶,车内气氛比较沉静,白梦专心致志的开车,我扭头看着车窗外闪耀的霓虹发呆。耳中传来了一首老歌,是白梦把车载音响打开了,张学友的《我等的花儿也谢了》,声音不算大,淡淡围绕着整个车内,让我不经意沉醉其中……

  每个人都在问我到底还在等什么

  等到春夏秋冬都过了难道还不够

  其实是因为我的心有一个缺口

  等待拿走的人把它还给我

  每个人都在说这种爱情没有结果

  我也知道你永远都不能够爱我

  其实我祗是希望你有时想一想我

  你却已经渐渐渐渐甚么都不再说

  我睡不着的时候会不会有人陪着我

  我难过的时候会不会有人安慰我

  我想说话的时候会不会有人了解我

  我忘不了你的时候你会不会来疼我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歌声一落下一首我没听过的外文歌曲响起,我从沉醉状态中清醒过来,扭头看了看白梦,见她此时面容有些落寞,也可能是受到了刚才那首歌曲的影响吧,我自以为是的想到。

  “你也喜欢听老歌吗?”等外文歌曲落幕后另一首歌曲响起后,白梦面容依旧是那么落寞。

  “嗯?嗯”白梦好像刚刚从状态中出来,愣了一下。

  “今天晚上去见的人是不是我的那个‘假情敌’?”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尤其是见到白梦刚刚的表情后就更加怀疑她是不是在为感情的事情伤神。

  “嗯”又是淡淡的回答。

  “我需要怎么做?”虽然我是假的,但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心中不经有点小忐忑,就问了白梦一声。

  “我了解他,你什么也不需要做,站在我身边就好”白梦目光有点复杂。

  ……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任凭不知名的歌曲在车内飘荡。

  20分钟后来到了机场,来到了川流不息接机的人群中等待着我那么“假情敌”落地。

  我和白梦站的对面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人,一直好像是用不经意的眼光打量着白梦,我有点纳闷,虽然白梦是个美到让人沉醉的女人,但男人一般人看她的目光不是贪婪就是仰慕,女人看她的目光一般不是嫉妒就是羡慕,但绝对不会像对面几个人一样,男人和女人都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看着她。

  “那几个人是不是你认识?”我看着对面的人已经移步过来了,在白梦身边轻轻的问她。

  “嗯,他的手下”白梦面色如常,一点也没有见到熟人的意思。

  对面的几个人都站着了我和白梦的面前,一个中年妇女向白梦伸出手,脸上带着献媚的表情“你好,我叫闫霞,是晨光国际亚洲代理的执行主席。我想您就是白梦小姐吧?”

  呃,这又是大人物啊,这个晨光国际我也知道,国内能与红鹤集团并驾齐驱的单位也就那么几家,但我没想到这个女人是晨光国际的亚洲最大的官,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和白梦说话时候脸上还带着献媚。

  “你好,我是白梦”白梦伸出手和对方轻轻的握了一下就松开,没有任何感情的回复着她的献媚。

  “您也是来接赵少的吗?”这个中年妇女一点也没觉得白梦对她的轻视,还是一脸献媚的继续问白梦。

  “嗯”白梦淡淡的回应她。

  这个女人可能终于发现白梦对她的不在乎了,笑着退后,但她退后,她身后的人依次的向白梦来做自我介绍……

  “白小姐您好,我是晨光国际的策划部长……”

  “白小姐你好,我是晨光国际的财务部长……”

  “白小姐你好,我是晨光国际BJ市的总经理……”

  ……

  连续六七个人上来和白梦自我介绍并且问好,各个都是商业中的风云人物,各个都对白梦是一张献媚的表情。而白梦则是只用一句“你好,我是白梦”简单回应后就不再说话。

  这让我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感觉有点头重脚轻,这白梦到底是什么人物啊?只是红鹤集团一个董事成员的女儿也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吧?还有那个我的“假情敌”赵霄又是什么人物?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社会精英来为他接机?

  这群人都打过招呼后都安静的站在了我和白梦的一边,这时候,那个晨光国际亚洲执行主席叫闫霞的女人挨着我站着,还一直打量着我,让我有一种起了鸡皮疙瘩的反应。

  “你好,请问你贵姓”这个女人估计是看到了我不自然的表情,轻笑着开口问我,手也伸出来了。

  “你好,免贵姓李”我回答她,并且轻轻的和她握了下手。

  “李先生,您是?”这个闫霞和我握手过后,用眼睛看着白梦疑惑的问我。

  “他是我男友”我还没回答,白梦就接了过去。

  “呃……幸会,幸会”这个闫霞的被白梦的回答呛住了,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不自然的说了两声幸会。就连在我和白梦身边的那群社会精英听到白梦的话后都脸色不自然的打量着我。

  在白梦说我是他男朋友后,这群人就集体陷入了沉默,虽然在听到白梦说“他是我男朋友”这几个字我的心中也急速的跳动了好一会,但看到用怪异脸色打量我的人,我就犹如泄气了一般。是啊,我只是一个社会基层的小人物,怎么能去想那些不现实的东西呢?这就是做戏,有什么激动的?想通后我的心态又回复到了正常。而现在已经20分钟过去了,显然飞机还没落地,别人面对这样的等待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状态,而我现在已经有点烦躁了……

  “我去下洗手间……”一群人一句话也不说,还伴着不时有人用怪异眼光打量我的人,实在是受不了,我选择尿遁。

  和白梦说了一声后我就像机场的卫生间走去,到卫生间在西装的兜里掏出一包烟,放进嘴里后才发现因为走的着急好像没有带打火机。抬头正好看见一个穿着武警制服的年轻人掏出烟和打火机,我赶快上前借火。

  看样子这个年轻的武警很健谈在我和他都点燃香烟后他就开口问我

  “兄弟,你这接人还是要坐飞机?”

  “接人,你是机场的武警?”我回答他后有上下打量着他。

  “嗯,看兄弟你这身行头是个白领吧?”他也打量着我。

  “呵呵,你走眼了,我那是什么白领,现在不过给人玩游戏罢了”我有点想笑现在我的处境,到底算什么职业呢?我也不知道……

  “嗯?你是职业玩家?”他有点吃惊。

  “不算吧,我才刚玩没几天,算不上职业玩家”我笑了笑回答他。

  “刚玩几天,难道你也在玩《传说》?”他好像找到了知己,问我话时候有点小激动。

  “是啊,你也玩?”我也有点意外。

  “嗯嗯,我也在玩,不过你也看到了,我还要工作,真向往你们职业玩家啊”他指了指自己的制服,又马上流露出向往的神色。

  “呵呵,我倒是挺向往你们做武警的”从大学毕业后希望之光一直就没照到我的身上,有点感慨的看着他的制服,其实我曾经也有一个做警察的梦想……

  “兄弟你既然是职业玩家,那现在的等级应该很高了吧?”这个武警现在完全进入了游戏的状态。

  “高不高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有21级”我确实不知道我的等级是否有多高,因为今晚0点后维护才会出等级排行榜,现在我的游戏圈那么小,有多高等级的玩家我完全不知道。我如实的告诉他。

  “哦,看样子你是专门打钱的职业玩家吧?我一边工作一边玩也有18级了,听说在华清镇有一个18级的副本,我和游戏中的朋友约好了一会我交班后就去看看,兄弟你什么职业,我们队里还缺一个位置,要不一起?”这个武警还挺热情的。

  “我是战士,我有固定队了,谢谢你的好意”我笑拒绝他。走到他身后把烟头扔进垃圾桶里。

  “战士?哈哈,我也是战士”他也把烟头扔进垃圾桶里。

  他的对讲机响了,他按下接听回应一声后又对我说“我去交班了,兄弟你在《传说》中名字叫什么?我加你好友。”

  “我叫悠然自得,你呢?”我把网名告诉他,出于礼貌我也问了下他的网名。

  “我叫清水英魂,好了,我就先出去了,交班后赶快上游戏才是正理”他说完就火急火燎的跑出了卫生间。

  这算不算一种奇遇呢?看着他的背影我有点想笑。在机场厕所里抽一支烟,还认识了一个武警的网友……

  在卫生间里站的时间长了,本来是没有东西的,但现在竟然也有想施放的冲动,无奈,既来之则安之嘛,顺道解决了再出去吧。

  等我出走出了卫生间,机场出站口已经有从里面出来的人了,远处白梦站的那里刚刚那群社会精英围着一个阳光帅气的年轻人,都点头哈腰的,我猜测那就是我的“假情敌”赵霄吧?

  我走到白梦身边,轻轻的问她“怎么不去打招呼?”人群中阳光帅气赵霄好像也见看到了白梦,带着淡淡的笑容走了过来。

  “梦梦,没想到你真来接我了”走到白梦面前,深情的对白梦说。

  “嗯,两年没见面了”白梦淡然的回答,但答非所问。

  “是啊,转眼就两年过去了,你还好吗?”赵霄依旧深情的问白梦。

  “这是我男朋友,李悠然,这是我朋友赵霄”白梦依旧没有正面回答赵霄的问题。

  “呃……你好”赵霄在短暂的吃惊过后马上又露出了迷人的微笑伸手出手和我握手。

  “你好”我伸手和他轻轻握了一下就分开,我不得不佩服这个赵霄的性情,自己追求的女人带着男朋友在他的面前,他仍然还能保持住心性不被愤怒,嫉妒和仇恨所感染带着微笑和对方握手。可见此人的心性有多坚强。

  “好像被捷足先登了,不过我不会放弃的”赵霄依旧带着迷人的笑容对我说。

  看着他如阳光的笑容,让我突然有一种被猛兽盯着我的感觉,后背发凉!

  “嗯,坚持就是胜利虽然在理,但坚持未必会胜利,这也是事实”这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想和猛兽搏击的冲动,也露出微笑对他说。

  我们两个人微笑的看着对方,目光中好像都带着电流,难分胜负。突然我两人又哈哈的大笑起来,才把目光分开。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坐的,我现在很饿,梦梦和你男朋友不会不赏脸去个夜宵吧?”两人大笑过后,赵霄就对着白梦问。

  “呃,赵先生真不好意思,我们在等你下机的时候因为无聊就去吃了点东西,我见你身后的那群人一直在这里站着,都没吃东西,你何不请他们呢?”白梦还没有回答,我就抢着拒绝了。既然假装男朋友,一定要尽职尽责。虽然我和白梦没有在等他的时候去吃饭,只是我期间去了趟卫生间,就是白梦和赵霄身后的那群人误会我去卫生间吃东西我也不在乎了。

  “呃,那还真不是时候”赵霄听着我拒绝她的好意任然是一副淡淡的微笑。

  “既然赵先生已经下机,还有专人来接,那我和梦梦先回去了,祝你吃一个愉快的夜宵”我说过后想拉住白梦的手走,但扭头看白梦时候还是没敢做出来,只是向她点点头,示意她赶快走。

  “那我们先回去了”白梦丢下一句话后主动的抱住我的胳膊。

  被白梦这么一抱我突然感到好像有千金重的巨石拖着脚上,一步也迈不开了。有时候幸福来的太突然会让人忍不住回想它是否真实,就好像我现在,不去继续行走,完成使命,而是吃惊的看着白梦,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走啦,我们回去了,赵霄再见”白梦没有去看我的表情,而是用力的拉了我一下,提示我该走了,还与一脸怪异表情的赵霄在道别。

  我看着白梦粉红的耳根感觉到白梦的拉扯,回复了过来,也马上对赵霄说了声再见就和白梦走出了机场大厅……

  在我们出去后,晨光集团的高级管理看见赵霄慢慢由怪异变成了狂喜的脸出声安慰“赵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看开点……”其他人也赶着上前去安慰。

  “哈哈,你们难道没有发现梦梦的男朋友极有可能是假的吗?”看着上前安慰自己的人,赵霄突然开怀大笑。

  “呃……没看出来,他们都那样了……”众人不解,刚刚我和白梦的表演确实在一般人眼里是情侣关系,这绝对没什么疑问,但赵霄好像抓住了某地漏洞发现了我们是假装的情侣,看着眼前不解的众人,赵霄也没去解释带着众人也走出了机场的大厅。


皇中设备厂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