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期货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机械设备 >

 标王孔府宴 或再陷“重组”困局

发布时间: 2015-02-13 20:04


费不仅需要交纳,还需要支付相应的滞纳金。

  不仅如此,广东凯利与上海舜达也并不平静。

  一则流出的2014年5月的开庭公告显示,原告上海舜达,被告广东凯利也因“合同纠纷”对簿公堂。

  公开报道显示,彼时,山东孔府宴与联大集团联手2002年,二者签署了一纸协议,协议中,山东孔府宴把占比90%的国有股权转让给联大集团即可获8000多万元。

  从当时的诸多报道来看,更多的媒体则以“首届"标王"零价转让”为题,令山东孔府宴陷入危机。而上述报道内容,堪称“辟谣”。

  不论事实的真相究竟几何,不难发现,山东孔府宴在没“破产”之前(广东凯利和上海舜达没注资前),与联大集团是有“关系”的。但二者是否最终“沦落”到了前述帖子中所述的“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对前述帖子的内容,“如属实,则政府除需承担行政责任外,还需承担损害赔偿的责任,这是基于《民法通则》及《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如果不属实,则造谣的人需承担名誉侵权的责任,严重的则需要承担诽谤罪的刑事责任。”上海源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任律师徐宝同对新金融记者说。

  就2011年广东凯利和上海舜达的注资,以及孔府宴酒业的成立。在那一年,被业内评论为孔府宴的“重生”。

  如今,几年过去了,孔府宴的“重生”几乎变成了“梦想”,需要期待,“万一实现了呢”。

  “经营不善,企业没有准确及合理的经营战略,发展只能止步不前”;“效益不好,真实的销售数据不详”;“他们很少参加山东省的行业活动……”来自山东省的白酒行业从业人员对孔府宴酒业的评价大多如此。

  “我去的时候,孔府宴酒业已经停止酿酒了。”一位在2014年第四季度“参观”过孔府宴酒业公司的异地企业负责人对新金融记者说。

  理不清的是“孔府宴”在不同时间节点谋求出路时,和各大“资本”方累积下来的复杂关系,看得清的是,“这些"关系"正在因既得利益而展开博弈。”前述消息人士称。

  他强调,“投资人、资本市场想要的和生产企业想要的不一样,出现矛盾;投资人和地方政府对企业发展目标或者结果不一样,出现矛盾;当初引进的资本以及现在引进的资本、甚至政府内部也存在不认同现象,出现矛盾。这些也算正常,但矛盾各方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就会产生博弈。”

  酒企受伤

  “股东的相互推责或者争股权对企业而言一般不是好消息,因为企业在这样的状态下,想集中精力于企业战略制定、决策实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另外,股东的相互争股权一定程度上也会造成管理层的流失,对公司发展不利。不过,若是某一股东非常有实力,那么也会增强市场和投资者对公司未来发展的预期,这一类公司具有资金实力,一般会通过并购或者购买股权直接获得控股权,耗时并不久。”中投顾问咨询顾问崔瑜对新金融记者分析称。

  不论既得利益的各方谁输谁赢,眼下令人唏嘘的是,昔日“标王”的处境。

  孔府宴酒业官网显示,其1994年以3400万元夺得央视首届“标王”,开创了广告酒时代,一时成为业内外关注的焦点,年销量一举突破10亿元……

  遗憾的是,孔府宴集团并没能守住广告“轰炸”后急速增长的市场份额,也没能迅速从区域品牌升级为“全国品牌”。“2000年到2010年,孔府宴沉寂10年”孔府宴酒业在其官网的“企业大事记”中这般描述。

  有关孔府宴酒业的最新“状态”,可通过其2015年的客户答谢会探得一二。

  根据其微信公众号披露,1月10日,孔府宴酒业的客户答谢会在鱼台召开“近千人齐聚一堂,现场踊跃缴纳货款共计300余万元。”

  对交款现场,文章是这般描述的“当天经销商户对2015年孔府宴产品的市场预期分外看好,在交款台前排起了数条长龙,将刷卡POS机刷爆两台,共计收取货款总额300多万元,创孔府宴酒业10年来鱼台县订货会新高。”

  对2015年的孔府宴酒业,其总经理陈永茂在现场的致辞中提及,“2015年,上海凯利集团总公司,将进行孔府宴酒业重组,追加投资,净化机制,将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更大的胜利!”

  如果陈永茂所言属实,那孔府宴酒业势必再次面临“重组”。而重组能否为孔府宴酒业再次插上“重生”的翅膀就需要时间给出答案了。

  在崔瑜看来,企业在寻求资方或者买方解决资金难题时,需要考量两个重要问题:其一,资方的真实目的,是与公司共同成长分享市场收益和投资收益还是谋取控股权,若是后者,那么企业后期将会面临控股权更迭、管理层动荡的可能性;其二,资方若是以投资收益为目的,那么资方的历次投资行为值得关注,若是资方渴望短期收益,那么对企业长远发展无利,因为企业有可能迫于压力做出部分并不适合公司发展的决策。

  事实上,我国白酒行业,有不少企业希望通过“资本的救赎”来完成企业发展壮大的梦想。

  “实际上,我是赞成企业积极寻求资本、并通过改制来实现发展的。但在这一过程中,企业一定要优选互补型的、共同成长的合作伙伴,而不是逐利的、资本的合作伙伴,因为资本的钱要比实业的钱值钱,它们周转得更快。当然,这其间也有一些资本眼光比较长远,他们会在企业持续发展、持续盈利的过程中,来获得资本投入的持续获利。”前述消息人士表示。

  “但据我了解,孔府宴酒业如今的情况是,几方股东都不想继续投资用于酒企的发展,基本属于"三个和尚没水吃"的局面。”该消息人士表示。

  就孔府宴酒业目前的运营现状、倒闭传闻、孔府宴酒业与山东孔府宴的关系、孔府宴酒业的股东关系,以及前述案件和前述帖子中所涉及内容的真实性以及缘由,新金融记者向孔府宴酒业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无果而终。

皇中设备厂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