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期货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机械设备 >

 第九章 拜师修行

发布时间: 2015-01-30 20:12


拖着疲惫的身子,几乎是爬着一样上了第一个山头,扔下身上的背包,实在走不动了,就算让我爬,我都爬不动了。一条腿早就软绵无力,脚底板疼的我直冒冷汗。半躺在一块石头上,脱下鞋子,袜子上全是血水。忍着疼将袜子扒下来,咧着嘴看着脚底板,前脚掌机会烂了。老家伙站在我身前,笑眯眯的盯着我,被他这么一看,我一股子火气上涌,可也不敢跟他发泄,只能自己生着闷气。老家伙看我气哄哄的样子,笑了一声对我说:“呵,这就不行了?小小年纪就这么脆弱,这身体还能要吗?”不听他幸灾乐祸的嘲讽,我掏出一根烟,放在嘴里,准备用烟雾麻醉一下脚上的疼痛。谁知老家伙一把抢了过去,说:“烟,不是好东西,对你没好处,戒了。不然体力不行,以后遇到大事,就容易送命。”听他说的严重,我哼哼一声:“哼,能有什么大事?以后我也不爬山了,怎么就没体力。”老家伙听我这么说,叹息了一声,背过身,面朝山下,幽幽的说:“我老了,以后咱们这一脉的责任就得落到你的身上。以后的大风大浪多的是,到你独当一面的时候,没有实力,那就是送命啊。虽然你是我捡回来的徒弟,但也是我唯一的传承了,怎么也得为你考虑一下。”有那么一瞬间,我被他那萧条的背影感动了,可听他后来的话,我突然有种掐死他的冲动“什么捡来的便宜徒弟?明明是我捡了一个便宜师傅好不好!”话还没说完,我瞬间被一阵寒意笼罩,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顺着寒意袭来的方向,就看到老家伙那冰冷的眼神在紧紧的盯着我。我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赶紧闭上嘴巴,傻傻的挤出一个笑脸,随后说:“嘿嘿,我是被您捡来的,您是我黑暗世界的太阳,您是我黑夜的指路明灯,您是我康庄大道上的路标,您是我。。。。”“打住打住,再说我成玉帝了。可以走了吗?天黑前不翻过那个山头,我们就只能睡野地了。”说着他指了指远处的山头,他说完这话,我瞬间又蔫了,这是什么事啊!!!!!!!!!!

  三天的山路,终于,终于要到了地方。可是,我怎么感觉到了很强烈的不安呢?穿出了一片树林,林老头指着前方一片凄惨的院墙说:“到了,那里就是我们的道观。”我忍着眼泪打量起来前方的所谓道观,一堵倒了三处的围墙,从倒塌的缺口看进去,内里的大殿规模还说的过去,可看看房顶缺了一半的瓦片,窗棂上挂着零碎的黄纸片,一扇门倚在大殿房檐下的柱子上。无处不见的蜘蛛网,满地丛生的杂草。庙门前到是气派,没口两颗参天的柏树,门口两个巨大的石鼓还算完好。庙门上方的匾额上写着“无量宫”。看到牌匾我有些迷糊,一般的庙宇都应该是这个庙那个观的,怎么这个庙就敢自称宫?那得是成仙了道的大德大圣才能用的名号啊。看着我的表情,林老头似乎猜到了什么,他凄凉的说:“当初,咱们这个无量宫,香火还是很旺盛的。每天来往的信徒数不胜数,门徒三百。也算是江湖一大势力。可因为一次意外,无量宫的老一辈失踪的失踪,仙逝的仙逝,从此之后,无量宫开始了萧条。直到现在,就剩下了我一个人,还好,又有了你。”听他说完,我一下子对这个即将成为我师门的无量宫感到了好奇,是什么意外让一个风头无两的道观一下子变成了这样?不容我再多想,林老头率先向着道观走去。边走边对我说:“你休息两天,两天后,我们进行拜师仪式,然后,开始修行。珍惜这两天吧。”这话说的我有种想逃的冲动,回头看看来时的路,再想想一路遇到的野兽艰险,还是放弃了逃走的念头,一瘸一拐的跟着他走进了道观的大门。

  林老头把我安排在了后院的一间保存还算完好的厢房里,告诉我饭点到天井吃饭之后,就向着前殿走去。收拾了一下床铺,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这一觉直睡到夜半三更,起来之后口渴难耐,肚子也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身上盖着一张洗的干干净净的被子,应该是林老头给我盖上的。掀开被子,发现屋子里的桌子上有一壶水,一盘土豆丝,两大碗米饭。端起茶壶咕咚咕咚灌下半壶水,然后抄起筷子就开始往肚子里倒饭。吃饱喝足了,脚上的水泡传来阵阵的疼痛。这时才发现,桌子上还有一个小瓷瓶,下面压着一张纸,上面写着:生肌膏,治疗你脚伤的,别乱走,我出去一天,明天回来,自己做吃食。唉这么大的一个道观,就剩我一个人了?这时一阵风声呜呜的吹过,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奶奶的,小爷当初也是见过鬼收过妖的,还会怕你这个!一股子光棍劲上来了,不再有一点恐惧的感觉,这时困意再次上涌,钻进被窝,继续会我的周公。

  两天后,我被林老头从被窝里拎了出来,连拖带拽的给我拽到了前殿,到了前殿我就傻眼了,这还是我刚来时见到的那个破败的大殿吗?蜘蛛网不见了,房瓦也全都是光鲜的琉璃瓦,窗棂上都是崭新的白纸糊的,地上的杂草也被清理干净了,大殿内部也干净整洁,三清神像也都一尘不染,殿内盘香高烛齐备,这么一看,多少能看到当初无量宫处于高峰时的影子。正在我还发傻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老林,这就是你捡回来的徒弟?”“什么捡回来的!这是我千辛万苦才找到的!你是不是羡慕我?”林老头听那人挖苦自己,不满的回应着。这人也没再接林老头的茬,走到我身边开始上下打量起了我。他打量我的时候,我也在打量他,这人的穿着跟林老头有些相似,只是头上高高的挽着一个发髻,手里握着一把羽扇,脸上一把长髯,黑乎乎的脸蛋黝黑锃亮,脸上不见一丝皱纹,看不出具体年龄,眼中平镜,看不出深浅,好像一汪深潭。打量了我半天,这人嘿嘿一笑说道:“不错不错,根骨确实是难得一见,只是这年龄限制了他的发展,不过对你老林来说这也不算个事。还有道家根基,虽然不是正统,也算是开了先光,不错不错。”林老头听他这么一说,也嘿嘿一笑说道:“我林风的眼光就没错过,老谭,第一次见我徒弟,是不是得给些见面礼啊?”林老头口中的老谭,听他这么一说,从怀里掏出一个事物,塞到我手里说:“那是当然了,见面礼当然要给了,你老林的宝贝徒弟,我哪敢怠慢。”我接过那个物件,道了一声谢,就打量起了手中的物件,当林老头看到我手中的物件时候,脸色变了变,对老谭说:“老谭,过了吧,你把这个给他,你以后怎么办?”老谭听他这么一说,摇了摇羽扇说:“唉,还什么以后,咱们现在醉要紧的就是下一代。这东西在我手里,我也用不上了,还是给徒弟们保命的好。”说完这话,他有看着林老头说:“你那个是不是也该给他了?”老林听他说完,也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物件,看了看说:“拜师的时候给。”我看着手里这个物件,这是一把精致的飞镖,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的,手里握着它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飞镖的上面叼着一条游龙,是条应龙。这把飞镖做工精美,至今还是我最爱把玩的。

  老林让老谭帮着他沏了一壶茶,让我拿过一个蒲团,跪在了他身前,对我说道:“下跪者凌风,今日你将拜在我无量宫人玉子门下,从今王后,你当以光大我无量宫为己任,安邦定国,斩妖除魔,不可以自己所学为祸人间,不可以你所学牟取他人财物,你可尊否?”听他说完,我马上磕了个头,口尊:“弟子铭记于心。”我直起身的时候,边上的老谭喊了一声“敬茶”,我接过他递给我的茶杯,恭敬的递给了师傅,师傅接过茶喝了个干净,将茶杯放在了边上,端坐在椅子上,这时老谭又喊“叩首”,接连磕了九个头,直起身子,老谭喊:“敬三清,敬祖师”,我走到三清神像前,上了三炷香,退回到了师傅身前,老谭喊:“礼成”师傅哈哈哈笑着站起了身,对我说:“这是你谭师叔、”我恭敬的朝师叔鞠了一躬,口尊师叔,谭师叔嘿嘿笑着受了我一拜。我又转身向着师傅再此拜了一拜,说:“师傅,您刚才要给我的东西,现在可以给我了把。”“臭小子,你急什么,这里的一切以后都是你的,还用得着这么急吗!”说是这么说,师傅还是把刚才的那个物件递给了我,那是一条项链,用金丝穿着一个挂件,这个挂件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看质地,应该跟谭师叔给我的飞镖是一个材质的,师傅再三嘱咐我好好保存,随后告诉了我怎么使用,就吩咐我回房休息,明日三更天,就要开始修行了。

  睡到三更,被师傅从被窝里拽了出来,给我扔到了一个梅花桩上之后,他对我说:“现在开始,每天你三更,你都要在这桩上集气,五更跟我到前殿做操,六更开始早课。然后看各种典籍到中午,饭后蹲马步三个小时,晚饭后继续看典籍经文。直到你能把我给你的所有典籍融会贯通,我们再进行下一步修行。”听了师傅的话,我困意一下子就没了,我哭着脸对师傅说:“师傅,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你就不怕你宝贝徒弟跑了吗?”师傅冷笑一声:“跑?那我就打断你的腿!赶紧按着我说的集气!”不等我再说什么,他拿起一根藤条就抽了我一下,疼的我直咧嘴。按着师傅说的方法,我渐渐的进入了集气的状态。师傅说,集气是练内家功夫的初级阶段,所有内家功法都是先集天地之气来修炼的。内家的内练一口气,说的就是这集来的天地之气。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长达三年的痛苦生活。并不是我笨,而是那些典籍,是我无法逾越的鸿沟,每当我跟师傅说,我背熟了一套典籍的时候,师傅都会随便说出一段典籍中的话,让我说出这典籍的前一句和后一句是什么,如何理解。如果我答对了之后,他还会问我,这句话在哪一页哪一行。如果错了,就是一顿的藤条,并且要抄写这部典籍一百便。如果说背诵典籍是对我精神的折磨,那下午的蹲马步,就完全是对我肉体的折磨。一蹲三小时,还不能有一丝晃动,只要稍微有些晃动,肩上盛满水的碗就会溢出水,只要有水溢出,那就又是一顿藤条加辣椒水啊,而且还要加抄十遍不动经,妈妈呀,这是地狱吗!!!!晚饭后,还要跟着师傅打套路拳法,每天一套不同的拳法,一个月后,师傅就开始循环之前交给我的拳法,这样算来,师傅教给了我三十套拳法,这时师傅告诉我,不管我怎么练,两个月之后,他要靠我这三十套拳法,如果有一套打不全,或者不顺畅,就把经房中所有的道家典籍抄写一遍。就他这一句话,我每天都只睡两个小时,疯狂的打这些拳法。还好我完美的达成了师傅的要求,师傅欣慰的笑了一下就没再有下文。而是开始教我腿法,腿法之后又是掌法,掌法之后又是擒拿,最后,开始教我兵器,这些东西折腾了我两年,整整两年。我非常纳闷,怎么这么折腾,也不见我身体出现毛病,精神还是那么充足。后来师傅告诉我,是因为我修炼了内家功夫,内里的那口真气,一直在滋养强化这我。听他这个解释,我才舒了口气,看来我没有什么潜伏起来的危险。


皇中设备厂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