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期货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机械设备 >

 疯狂的行为

发布时间: 2015-01-29 14:50


莫云看了吴义和青衣男子一眼后,没有说什么,来到了被点穴的四名青衣男子处。

  “葵花解穴手!”

  “啪啪啪啪!”莫云解开了四名青衣男子的穴道。

  “对不起了,四位兄台,之前多有得罪。”莫云说完后,不理会四人,移步到吴义面前,软剑指着吴义。

  “江湖中皆传言你吴义笑里藏刀,阴险狡诈。从刚才事情来看,江湖传言,言不由虚啊。如今你必死无疑,看你在江湖上恶名不算严重的情况下,说出你未了的心愿吧,如果我能办到,定当为你办到。前提是不能违背侠义之事。”

  吴义听后,惨笑一声,知道今日自己必死无疑,委曲求全是不可能的了,还是看开吧。

  “想我吴义,江湖摸爬滚打几十年,如今死在这小小**,还是为了争风吃醋之事而死,可笑啊,可笑。既然少侠愿为我做一件事情,就帮我找个风水宝地吧,吴义可不想暴尸荒野啊。”吴义说完后,闭上了双眼,引颈待戮。

  莫云见后,微笑一声:“不错,死前能够做到如此,是个汉子,冲你这一点,就比之前那帮所谓的好汉强上许多!再见了,吴义!我会让你死的什么感觉都没有!”话毕,莫云手中剑光一闪即逝。

  吴义的脖子瞬间出现三尺血痕,倒在地上,表情和没死之前一模一样。

  吴义身旁的青衣男子见后,皱皱眉,没有说什么。

  “你们五个走吧。”莫云看着五名青衣男子,淡淡的说着。

  “你为何不杀我等。”其中一青衣男子问道。

  莫云头也没有回说道:“首先,我与你等无冤无仇,其次你们青衣观在江湖上的口碑不错,最后,我误杀了你们的一位师兄弟,本就是我理亏在先,我如何能够下的去手。”话毕,莫云摸向自己怀中,拿出一本书,丢给青衣男子手中。

  “这是我自创的剑法,名叫白云九式,这本书中记载了其中三式。你们青衣观大都舞文弄墨,好琴爱棋,武功底子很差,这剑法就留给你们青衣观好好学习,日后闯荡江湖自保足够了。这也算是我对你们青衣观唯一的一点补偿吧。”

  那青衣男子听后,想都没想将手中剑谱就还给莫云。

  “少侠不必如此。之前我师兄弟四人先动手,而你却没有杀之,只是点了穴道,就冲这份情谊,你与我青衣观就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既然少侠与我等互不相欠,这剑法我等就不能要了。”青衣男子说完后,对着莫云一拱手。

  莫云将手中的剑谱再次塞到青衣男子手中,认真说道:“我说给你们,就是给你们,哪有那么多婆婆妈妈。我最讨厌欠别人的,尤其是此事。剑谱给你们后,我们才算彻底两清!我也能够心安理得一些。”

  青衣男子听后,不在矫情,将剑谱放在怀里,对着莫云一拜道:“青衣观多谢少侠高义了。以后少侠若到江南游玩,定要来我青衣观,我等定会尽地主之谊。如今师兄驾鹤西游了,我等要把师兄遗骸带回青衣观安葬,就不在此久留了,日后江湖再见!”

  莫云低首道:“江湖再见!”

  五名青衣男子对着莫云一拜后,带着死去的青衣男子尸首离开了似水年华。

  “啪啪啪!”一鼓掌声音响起。

  莫云听到鼓掌声后,回头望去,只见东方不败在二楼笑着看自己。

  “云弟还真是大方啊,自己辛苦所创的剑法,就这么给了青衣观这样的小门小派。”

  莫云听着东方不败的讽刺,微笑道:“姐姐,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本来就误杀了人家的师兄,心中有愧,不补偿一下,心中过意不去啊。再说,今天要不是姐姐如此的美艳动人,这帮江湖人也不会争先强后的想要一亲芳泽了。云弟可是免费给你做了个打手啊。”

  东方不败听莫云说话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很不好受,出口反驳:“云弟,你不要忘了,以我的武功,这帮人连我的三尺都靠近不了,如何能够轻薄与我。你是杞人忧天了。”

  莫云听后,苦笑一声:“是啊。姐姐说的对,以姐姐的武功,何须别人保护,是我自作多情了。”

  东方不败听后,纵身一跃,来到了莫云身旁。

  “云弟,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为何说话总是有些酸溜溜的感觉?”东方不败不解的问道。

  莫云看着离自己不过半步的东方不败,总有一种冲动,想把她拥入怀中的冲动。

  “没。。没什么,可能有些心火旺吧,等会就没事了,等会就没事了。。。”莫云忍住这种冲动,低头小声道。

  东方不败听后,好奇心又起来了,靠近莫云面前,脸与莫云的脸相隔仅有两寸。

  “云弟,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吗?不要骗我呦。”东方不败微笑道。心中却很难受,之前莫云就骗了自己一次,这次莫云还会骗自己吗?她不知道,她也不敢知道,她害怕得出的结论和之前一样,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受。

  莫云看着面前的东方不败,她晶莹的面庞,还有她说话时所吐出的气息,传到莫云眼中鼻中,清新淡雅,还有一丝余香。莫云感觉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脑海中只剩下抱她、抱她、抱她!

  “就让我疯狂一回吧,哪怕这是一个错误!我也要一错到底!”莫云露出了坚定的神情,看着东方不败,眼中充满了欲望。

  东方不败看着此时的莫云,心中有一丝害怕,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云弟,你确定你没有事情?”

  莫云没有回答,向前一步,他知道东方不败身法快,要想抱住她,就必须全力以赴!

  莫云用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瞬间出手!

  东方不败看着突然出手的莫云,很是不解,运起轻功,想要躲开这一招。可是,这一次东方不败没有躲过去,她本来就是仓促间的使出轻功,而莫云是蓄势以待,早已准备好!

  莫云紧紧的抱住了东方不败,感受着东方不败身上的体香,她柔弱无骨的娇躯,深深的陷了进去,想要把东方不败揉进自己的身体。

  东方不败双眼瞪大,不敢相信此时所发生的一切,身体僵硬住了。

  “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只要见到你,就很开心,很快乐。这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我的心,我的脑总是不经意间的想起你、思念你。今天,我见到你为这帮江湖人跳舞,我就生气,我就愤怒,我是故意在似水年华大闹一场的,只要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姐姐你就做不了花魁了,就没有人敢这么盯着你看了,我就不会像今天一样的失控了。你不会怪我的对吗?对了,姐姐,你不是问为什么我自创的剑法叫白云九式吗?因为我一练剑就想起你,我就把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结合在一起了,你不会生气的对吗?”

  莫云此时就像一个孩子,向着东方不败撒娇。

  东方不败听后,芳心大颤,眼中泪水划过脸颊,她想紧紧的抱着莫云,她想把自己心中所想的都告诉莫云,她想把莫云变成自己的私有品!

  “不败,你要记住了,所谓的感情只会让你成为弱者!你要记住自己的使命,一统江湖!”独孤求败的话响在东方不败的脑海。


皇中设备厂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