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期货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机械设备 >

 第三十九卷 放开那只猫耳娘,让专业的来

发布时间: 2015-01-17 17:16


庆祝新年的文特伍德,用万人空巷来形容也不为过吧,但是就像万人空巷的直意一样,当绝大多数人都集中去庆祝年末大庆典的时候,某些地方反倒会更加的冷清。比如昨晚上被摧毁的商业中心的废墟遗址。

  然而此刻,寂静无人,宛如鬼域一般的废墟里,迎来了不速之客一个有着黑色双马尾身穿红色(防和谐)魔法礼装的少女。

  凛一个人在这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并非有什么独特的目的,仅仅是遵循着脑海中闪过的那熟悉而信赖的声音的指引。不过,就在刚刚,那声音却突然的消失了,就像它突兀的出现一样。

  ……算了。寒风吹得凛一阵抖,有时候她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如此信赖那诡异的声音?仅仅因为对方在昨夜的危险中提醒了自己一次?回去吧……

  “吱呀……”凛好象石雕一样僵住了。冷汗从每一个毛孔里渗出来……开玩笑,明明刚才没风也没人,为什么背后会发出异响!

  虽然并非是只剩遍地瓦砾的几乎被碾了的废墟,但也远不是还保有街道轮廓的残破的城市样式,介于两者之间的状态,然而有一点确实肯定的视野还不错。

  凛深吸一口气猛回头,此刻她已经连一点呼吸都没有了……无论是什么,隐性的潜行者,或是其他什么,能够让她毫无察觉的接近的存在,绝非是她所能对付的。

  入目的是一个身穿红色紧身皮甲的男人,有着刚毅的脸庞与白色的短发冲头,并非兄贵那恶心人的肌肉,而是宛如大理石雕像一样有着黄金比例下的紧致而美观的身材。明明是从没有见过的陌生人,却让凛源于灵魂深处的放松了下来。

  “你是?”凛使劲的摇了摇头,似乎试图将对这个陌生的红色的男人莫名max的好感度甩开的样子。

  “凛,抱歉了……”一脸亲近而温和的微笑,然而普雷克斯却没有回答的意图,反而自顾自的说道。

  “我不应该欺骗,误导,阻止你的。‘无论怎么做最后的结局都不会改变的’,我早就该明白了。”

  “唉?”完全跟不上对方莫名的节奏,凛像猫咪一样愕然的轻疑道。

  “‘不同立场的人是绝对无法互相理解的’……这句话还是挺有道理的,不是吗?霍~”仿佛引用的什么极其讨厌的家伙的名言一样,普雷克斯微微皱起了眉头流露出些许的厌恶神色,随后仿佛掩饰般吊儿郎当的轻笑起来。

  “你到底想要……鄂?唉?!”非常困扰的样子,然而没有给凛说完问题的机会,对方做出了让凛更加困扰的事向前两步走到了凛的面前,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将凛一把揽过,然而低下了头,在他那张刚毅的脸庞占据了凛的整个视野的时候,kiss达成……这已经不是困扰的程度了吧,这种绅士至极的行为!如果再把舌头伸进去就是犯罪了吧?

  ────────!!!!?

  无法呼吸,混乱到达了顶点,完全无法思考是怎么回事……这种时候怎么看都应该一个魔弹正面砸过去吧,不过凛却仿佛(本来就是)受到过大的刺激而一时无法理解现在的情况似的就这样呆立着。

  这犹如犯规般的感触凛柔软的嘴唇。以嘴唇来感觉他人的肌肤就已经是很特别的事了,但现在接触的不是肌肤,而是肉与肉的接触,嘴唇是很柔软的,虽然没有味道,但真的很甜。

  普雷克斯强烈地感受到了怀抱中少女的体温她灼热的气息以及唾液。虽然很主动,甚至已经算强吻的程度了,不过普雷克斯本人似乎也不太习惯样子也就是雏吧,嘴唇仅仅只是互相接触而已,摩擦到的鼻子痒痒的,光是忍耐就很费力

  ────────

  ……男人是雄性生物,就是这么回事吧。不由自主的感慨道,然而在脑海变成一片空白之前,普雷克斯狠狠地踩下了煞车。

  彼此湿润的嘴唇交换着些微的水分,然后伴随着这体液流向凛的还有裹协信息的魔力。

  体液交换以此连通两个不同个体的魔力,目前已知的最有效率,转换率最好的方法,虽然鲜有人使用,几乎快要从魔法界被淡忘掉的方式。明明是最快最好且毫无副作用的完美魔力交换、传输方式,不过考虑到伦理、道德羞耻、节操以及其他一些无关紧要(?)的玩意儿,被淡忘淘汰到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了,或者说理所当然才对吧。

  既然隐瞒,欺骗,误导,甚至强行隔离都没有效的话,那么坦白一次试试吧。这样想着,普雷克斯也确确实实的这样做了。看着怀抱中由于突然涌入脑海中的过量的信息而一脸无神、瞳孔暗淡仿佛被玩坏似的的少女,仿佛捧起什么易碎的珍宝似的,普雷克斯温柔的将她公主抱起,红色的衣摆在萧瑟的微风中摇曳着,踏着稳重的步伐,宽厚可靠的背影缓缓消失在了废墟深处的阴影中。

  “快开始了啊……”

  似咏叹又似感慨的声音渐渐融入了冬天的寒风中。

  ……

  “庆典什么的真实好玩啊~呐呐,你也这么看事吧?事吧~”喧嚣的人群中有着一头金色头发的伪萝莉卖着萌笑道,她双手拿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仿佛是一名普通的欢快的在热闹的年末大庆典之中的少女。

  或者说背景的确是在庆典没错了,不过普通的萝莉之类的……前提是要忽略掉她手中的“玩具”具体是些什么玩意儿皮鞭、蜡烛、手铐、麻绳、口塞球、项圈、拘束服、胶布、眼罩……话说年末大庆典上到底在哪一个城卫军特种机动部队城管看不到的角落里买到这些超~和谐的东西的啊?!

  当然她是拿不了这么多东西的,事实上,无论是拘束服、项圈、眼罩、手铐等等都已经具体的装备到了猫耳娘身上,蕾手上只有一条漆黑油亮的皮鞭以及连在猫耳娘项圈上的锁链而已……没错,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溜猫吧……

  完全无视了整天街道上汇聚过来的异样神色,蕾蹦蹦跳跳的来到了神色僵硬瞳孔暗淡一看就知道真的已经被玩坏掉了的猫耳娘旁边,“呐呐,回答人家嘛~庆典是不是超好玩?”

  小女孩撒娇般的话语,然而期盼的眼睛深处却是“不说好就杀了你!”这样让人不寒而栗、恶意满满的眼神。

  “是……是的……非常…非常好……”战栗着将这句断断续续的话说完,原本一脸坏掉模样的猫耳娘惊恐万状的看着蕾那尽在的可爱面庞,不过这天使般的容颜落到她眼中似乎成了嘴可怖的恶魔的狞笑似的。

  “嗯嗯~我就知道大姐姐玩的也很开心~”这样天真无邪地笑着,蕾不顾猫耳娘的挣扎强行将一个明显比猫耳娘的小嘴要大的多的,似乎是“男性”专用的口球塞里进去。然后用微微眯起眼睛用只有他和猫耳娘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真是淫~荡~你这家伙,明明是被弄成这样在大街上溜,居然还湿了。”愉悦地笑着,蕾还若有所指地撇了一眼猫耳娘下体像是尿裤子一般被打湿了的拘束服。

  按理说这种一看就是犯罪的情况早就有人去喊警察,不对,城卫军叔叔了吧,毕竟异界的儿歌里都有“我在马路边见到一块钱,把它交到JC叔叔手里面,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就TM的一块钱还不够买包烟!”……咳咳,总之虽然都满大街的游人用怪异地眼神注视这对诡异的组合,但是却没有人去喊城卫军,或者说强势围观的人群中就有巡逻路过的城卫军。

  贵族的恶趣味,还是少管为妙。这是所有人的看法,不过凡事总是有例外,就像有人明明一作死就会死却致死都不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道理一样。

  “喂喂!那边那只萝莉!放开那只猫耳娘让专业的来!”

  英雄救美?不!无论是话语的内容还是当事人的打扮怎么都更像犯罪者的样子,连围观的城卫军都在考虑要不要先将他制服了在说……有着穿太久而脱色的普通炼金衣服,满脸藏污纳垢的杂乱胡渣,虽然仔细看是个帅哥,但是整体形象却是猥琐大叔名为拉斯玛的非主流炼金术士无误了。

  ps:好久没写了,灵感严重不足啊,昨天实在是写不完了,考试好烦,果然大家还是23号见吧,真是的,为什么我们学校比别人晚放一周多啊!

  ps2:看到你们那么多问题,我干脆在作品相关里来了一个第二卷阅读说明→_→

  ps3:小源不要闹啊!混蛋!-_-#还有关羽……你这么捧我,会让我那喂了汪星人的玩意儿很不安的-_-||


皇中设备厂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