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期货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机械设备 >

 第三十章 女神棍(上)

发布时间: 2014-12-25 17:33


独孤寒自从进了屋子以后就在没有露面,一直到了傍晚,姜琳琳本想敲门喊其吃晚饭的,谁知道刚到门口,门一下子被推开,正好打中其鼻梁,姜琳琳欲哭无泪,蹲在地上痛的不行。

  “你没事吧!”独孤寒忙蹲下道。

  “好心喊你吃饭,结果倒了这么大的霉。”姜琳琳哭诉道。

  “实在抱歉!我刚刚想到要怎么治疗岳掌门祛毒了,一时激动,开门的力气大了些。”独孤寒解释道。

  姜琳琳摇头道:“我倒没事。”

  “没事就好!”独孤寒站起身点头道:“我要出去一趟上青阳门。”

  “大晚上要出去!”姜琳琳摇头道:“这恐怕不行,现在全城上下戒严了,太阳落山后不许在街上随意走动。”

  “戒严!”独孤寒愣道:“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戒严!早上还不是好好的么?”

  姜琳琳解释道:“中午国王陛下刚下达皇命,即刻起全城戒严。”

  “你们的国王为什么要下令戒严呢!”独孤寒纳闷道。

  “小道传言说,国王陛下重病,可能不久就要驾崩了。”姜琳琳小声说道。

  “病危!驾崩!”独孤寒寻思道:“哪里的小道消息,竟然这么厉害,连国王病危都清楚。”

  “有一句话就空穴来风,如果没有的话,别人是不会传的。”姜琳琳神秘兮兮道。

  独孤寒点头道;“你这么说到有几分道理!”

  正在这时,外面街道响起马蹄之声,由远及近,在由近及远离去。

  “现在全城的城防军不停巡逻,我数了一下,这已经是第四次路过我们这里的。”姜琳琳信誓旦旦道:“如果街上有流窜人员,无论什么身份,就地拿下,按奸细罪名下入大牢。”

  “这样啊!”独孤寒点头道:“不能在街上流窜,那在天上流窜他管不管呢!”

  “啊!”姜琳琳一脸疑问道:“天上飞?”

  独孤寒笑道:“我去也!”

  脚下一纵,从天井跃上空中,眨眼消失不见。吓的姜琳琳下巴大张,呐呐道:“天哪!你会飞?”

  独孤寒身子拔高数丈之高,街下的巡逻队根本难发现其踪迹。此时半个皇城尽收眼底,昨天那个灯火通明的不夜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笼罩在黑幕下的略显死气沉沉城市。戒严令下,所有的娱乐场所,**、赌场、地下黑拳、黑市全部关闭,除了皇宫以外任何地方不可点明灯火,兰斯洛特皇城才会变得黑压压一片。

  独孤寒在空中飞行,自然无需绕路,于是直线飞行,就发现除了皇宫以外正前方有个高耸的建筑却是火光大亮,这让独孤寒十分纳闷,全城不是戒严了么?还有人点亮灯火。没有犹豫,身子凌空飞过。刚刚飞出去没多远,一声若有若无的冷哼响起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从我天命教会上空飞过。”

  独孤寒愣神之间,只见一道白影从下方急速撩出,转眼间挡在自己前方。独孤寒急忙停住身形,暗道:“好快的身法,这皇城之中还是有高手存在的。”接着仔细打量来人,竟然是个面色白皙的女子,她年龄二十七八,体态丰盈,长发随风飘动,瓜子脸庞,斜眉入稍,一双深邃的眼睛发出冰冷的目光,看的独孤寒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此女美丽的程度与长公主不相上下,但是骨子透着一股清冷之感,如冰山上独自绽放的雪莲,万物皆在其下,高不可攀。

  这时候下方数十之火把燃起,已经围绕不少人,均是一副白衣打扮,将目光投向黑暗的空中。

  “你是谁?为什么要挡我的去路!”独孤寒发话道。

  “哼,胆大妄为之辈,擅自在天命教会上空肆无忌惮飞行,这是对伟大真神的亵渎,对天命教不敬。”白衣丽人声音不含一丝感情道。

  独孤寒挠头道:“这个不好意思呀!我是着急赶路,无疑冒犯你们天命教。”

  “哼,可是你已经冒犯了。”白衣丽人冷声道:“我刺你一剑,在跟你说对不起有用么?”

  独孤寒嘴角一阵抽搐道:“没有这么严重吧!”

  “哼,你说这话是对神的公然蔑视!”白衣丽人不依不饶道。

  “呵呵,那个我不信神!”独孤寒摇头道:“神要是真的存在为什么不拯救这个天下受苦的人们。”

  “无知的人,那是神在考研我们。”白衣丽人摇头道。

  “考研?”独孤寒哑然失笑道:“那你慢慢接受考研吧!我有事先走了!”

  刚想有所动作,白衣丽人挡在其前道:“哼,想走,可没有这么容易。”

  “你到底想干什么?”独孤寒温怒道。

  “随我下去,跪在伟大的父神前面,忏悔你的罪恶!”白衣丽人道。

  “开什么玩笑?”独孤寒一脸不屑道:“什么父神,根本没听说过,我为什么要跪他。你见过他么?真有意思!”

  “你是在蔑视伟大的父神么?”白衣丽人语气变得更森冷道:“你这个异教徒。”

  “谁蔑视他了。”独孤寒摊开手道:“我无意说你的信仰,你信他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不能强加别人也去相信吧!如果你这么做的话,你跟妖女有什么区别。你说那个什么父神伟大,他伟大在哪里了。硬要别人相信,而膜拜、崇拜他的神,这恐怕并不是伟大的神吧!应该算做邪神才对。或是你们曲解了神的旨意了,毕竟信仰是发自内心的,是不能强求的。”

  独孤寒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辞发表完后,白衣丽人的眼神射出骇人的凶光,周围的气氛也变得森冷起来。“你比异教徒还可恶一万倍,不但污蔑伟大的父神,还侮辱父神的使者,你应该被钉在火刑架上活活被烧死才对。”白衣丽人咬牙切齿道。

  “这就要烧死我,你们也不讲道理了。”独孤寒彻底无语了。

  “哼,跟你这种亵渎神灵的家伙有什么好讲道理的。”白衣丽人浑身气势猛提而起。

  “无理取闹!”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独孤寒赶紧闪人。

  见独孤寒折返身形,白衣丽人娇叱一声,猛一掌挥出道:“哪里走!”

  感觉背后森冷之气袭来,虽然相隔丈宽,当却能感受其凌厉之势。独孤寒忙侧身斜掌劈去。

  “蓬”

  空中暴起一阵响动,在寂静的皇城上突显刺耳,登时吸引了附近巡逻的军士。

  独孤寒被来势击的向后撩出数步,抬眼紧盯白衣丽人,惊讶道:“你是玄天巅峰实力。”

  刚才独孤寒仓促接招,使用了六七分力道而已,而白衣丽人杀心已起,这一击足足用上九分力道,所以打得独孤寒后退几步。这还不是独孤寒后退的主要原因,眼前这白衣女子打出的气势之中带着一股极其寒冷的气劲,仿佛瞬间将独孤寒的血管冻住一样。

  独孤寒张开手掌,只见右手整个掌面被一层薄薄的寒霜包裹,一股透入骨髓的寒意使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一脸惊愕道:“你这是什么怪招!”

  “哼!“白衣丽人冷哼一声,也不答话,身子快速冲来,同时右手抬起,直击而去。独孤寒右手被冻住,忙伸出左手迎敌。也算独孤寒出手敏捷,仅凭一只手竟然连续挡住了白衣丽人一轮攻击。白衣丽人虽然出手快捷狠辣,但是没没有独孤寒招式那么精妙,反应那么灵敏,不由心头急思道:“寻常之人,就算是玄天巅峰实力也断然接不下来我这么多招,眼前这个家伙刚才不但硬接我一招,现在还能防我这么多招,究竟是什么来头。”想到此处,双掌急推,独孤寒又被急退数步之遥。

  独孤寒站住身形,白衣丽人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冷声道:“你到底是什么来来路,看你不像个无名之辈。”

  独孤寒深吸一口气,现在左手掌也被一层严霜覆盖,不仅如此,自己吐出的气都透露几分冷息了,自从出门还第一次被人逼迫到这种地步。这个白衣女子可怕的不是其功力,而是她那冷寒无比真气。

  “有点意思?总算碰上了个能打的。”独孤寒也被激发出战意,在家族的同龄人没人是自己的对手,前几日偷袭自己的三个玄天黑衣人也不够格,关兴汉更不是菜。正所谓对手难寻,今天不是碰上了一个。

  白衣丽人发觉独孤寒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有种被饿狼顶上的感觉,不屑道:“怎么?不服气么?这世上还没有人受得了我的寒冰真气,你现在双手已经被冻住,还有能力反抗么?”

  “我确实想试试!”独孤寒双手平伸,大喝一声道:“炎帝斩!”瞬间,双手被一团红燃覆盖,猛向白衣丽人砸去。

  白衣丽人微愣一下,冷哼道:“自不量力!冰封三尺!”忙伸出白皙的手掌拍去,刺骨的寒风席卷而出,遮蔽了天空。

  砰!

  这一次白衣丽人被击退了,但是独孤寒却退的更远,半空中划出长长一条冰线,此时独孤寒半边身子都被冰霜覆盖住,双手的火焰消失不见,只剩下厚厚一层冰坨。

  闻声赶来的巡逻兵到了天命教大门口便停住了,因为天命教现在属于国教,就算他们巡逻兵也不能乱闯,更何况门外的守卫也不会让他们进去的。据说这些守卫自称什么圣殿骑士团,战力惊人,个个都是后天高期以上实力。巡逻队不会傻到跟他们发生冲突,如果被杀了都也白死。

  半空中,白衣丽人冷笑连连道:“冰封三尺的滋味如何。”

  独孤寒点头道:“好厉害的寒冰真气,我的炎帝斩还是第一次失效。”

  “哼,不过萤虫之技罢了!”白衣丽人一脸孤傲道:“我这冰封三尺就算面对真天初期高手也是不惧,何况你不过玄天层次。”

  “够狂妄!”独孤寒点头道:“既然如此,我还有一招萤虫之技,同样也让真天初期实力的人忙于应付,你不如试试看如何!”

  “什么?”白衣丽人话音刚落,一股炽热的气息充斥整个天空,这时独孤寒浑身上下被一团高温火气包裹,只听他沉声响起道:“炎帝之怒!”


皇中设备厂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