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期货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机械设备 >

 二十五章:至强之上的存在、一战

发布时间: 2014-12-14 02:49


破天阁。

  通天的高塔最顶端、破天阁之主,张百忍、此时端坐在阁主宝座之上,怒眉、仿佛一位欲要亲征的帝王般!

  十一位,强大到难以揣测的强者、此时与张天凰一同站在这位宛如帝皇一般的破天阁之主脚下,气氛有些肃杀,仿佛是帝王在点将一般!

  “将朕金鞭拿来!”破天阁之主,此时伸出手来、一股帝王之威彰显无遗。

  这时,一帮身穿铁甲的天级强者,仿佛是侍卫一般,昂首挺胸的走进了破天阁的最顶峰!

  这群身穿铁甲的天级强者,此时单膝跪下、身后便有两位侍女,恭敬的端着长形锦盒而弯腰。

  此时,破天阁之主的手掌张开、两位侍女所捧着的锦盒,此时爆发出令人颤栗的灵光,仿佛是一尊强大之物出世般!

  破天阁之主,此时一把抓住这强大的灵光、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根长鞭,并不是那种一节节能弯曲的鞭,而是杆如剑般的打神金鞭!

  “这便是我破天阁,耗费无数财力与人,所锻造的至强神器,九段金鞭?”张天凰,看着其父手中的长鞭自语、自从奥斯丁带着天罚禁地的强者打入破天阁后、其父与他一战,回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锻造此鞭。

  此神器耗费了破天阁无数的神材与人力,花费了两年之久,才锻造出的金鞭、即便是张天凰,也难以想象这是一件多么强大的至强神器!

  破天阁之主,此时逼出一口精血,喷在这金鞭之上,顿时便有一股强大,惊天的灵光滔天、这时手持金鞭的破天阁之主,犹如是一尊强大的帝王般,睥睨天下!

  “武德!”此时,破天阁之主唤之。

  “在!”一名强大的男子,此时单膝跪下。

  “我命你与天凰二人,守护破天阁、防止强敌入侵!”破天阁之主,犹如一尊帝王般,在发号施令。

  “遵旨!”名叫武德男子,此时恭敬的说道。

  “十位天神,可愿随我出征,迎战强敌!”破天阁之主,此时点将!

  十位高阶至强,威武的犹如天神一般、齐拱手道:“愿随大帝出征!”

  “好!”破天阁之主起身,两道强大的龙气缠绕在身、十位犹如天神一般的高阶至强,站在他的身后,犹如是禁卫。

  “父亲!”此时张天凰,叫唤之、他想与其父一同出征,迎战强敌!

  破天阁之主,回头一笑、并没有帝王之威,慈父爱子般笑道:“吾与妖帝(奥斯丁)一战实在太过憋屈了、凰儿,看着把、看着你父皇,是如何君临天下,征战强敌!”

  破天阁之主与十位高阶至强化作流光而遁去、名叫武德男子,安慰道:“皇子,您不必担心、只许静等大帝胜利回归!”

  …………………………………………………………距离破天阁,千米外的高空之上。剑尊负手、身后便是十位剑皇岛的高阶至强,人称剑十子!

  “剑尊,您怎么空着手、难不成到了您这个境界,连剑都成了枷锁?”剑十,此时问之。

  “胡说、我等剑修,岂会弃剑!”剑尊,有些尴尬的说道:“只是这些年,都未寻到一柄合适的剑!”

  剑尊,实在太强了、出手便如同毁天灭地般,寻常的剑在这种人物手中,根本起不到认为作用、剑尊只许微微用力,凡剑便会承受不住而化为铁屑!

  “我看老十一(元穹)的剑,倒是挺不错的!”剑老八,悄然的说道。

  “确实很不错!”剑尊点头、随后便训斥道:“我怎么能去抢别人的剑!”

  剑老八,缩了缩头、碎碎念道:“我可没说…是您有这想法、”

  剑尊,此时望着、在夜晚时,会升起月亮的地方、他喃喃自语道:“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仿佛是我的“剑”在召唤我一般!”

  剑尊,并未带着剑十子去破天阁叫门、但破天阁之主也并未让这位与他并肩的强者多等。

  数道强大的龙气冲天而起、仿佛是神龙在咆哮,在狂舞、手持一杆金鞭,头戴玉冠,腰缠蟒带的破天阁之主,带着十位如天神一般的高阶至强临此、宛如是一位强大帝王,带着强大的将士出征般!

  “剑尊?”破天阁之主,此时打量着剑尊、而后便有一丝笑意道:“真是天意弄人、日后你该如何去面对奥斯丁呢?”

  剑尊,微微皱眉、他觉醒不到一日,这奥斯丁三字就多次被人提起。

  看着剑尊,眼中有几分迷茫!破天阁主,有几分好笑道:“原来你,迷失在强大的过去之中!”

  “迷失?”剑尊,平淡的说道:“我就是我、何来迷失一说!”

  “战把、我觉醒了,你们这些入侵者的好日子便到头了!”剑尊,说完、挥手一道剑气斩出,仿佛是震碎虚空般。

  破天阁之主,挥舞着手中的金鞭、一条粗壮的龙气被他操控,仿佛是神龙临时一般,迎战上强大的剑气!

  破天阁之主,持鞭、浑身爆发出强大到逆天的战力。“百万年前,我能斩落你、百万年后,依旧是这个结局!”

  “这便是你的命!”破天之主,挥鞭、磅礴的灵光爆发,犹如是一尊巨兽压下般。

  剑尊,以身化剑、凌厉的剑光滔天,犹如是破碎任何一切的剑芒,冲破了如同巨兽的灵光、剑尊长衣飘然的冷笑:“你的惊天钟呢?当年若不是天罚禁地的几只怪物出手祭出那柄神秘的剑、你岂是我的对手!”

  “你曾是这片天地的天地的最强者、但看问题竟然如此的肤浅、”破天阁之主,笑言:“能借他人之手杀你,我为何要动用全力?”

  磅礴的龙气此时冲天而起、气势如洪,犹如是真龙临世一般,而且数量为极,乃是九数!

  九道龙气,爆发出神威、张牙舞爪的甚是惊天、破天阁之主,此时挥动着金鞭,驾驭九道龙气而上、仿佛是一尊神帝般,轰杀至剑尊!“今日我便让你见识下,本大帝真正的强大!”

  破天阁之主,持金鞭与九道龙气杀来、气势惊天动地,仿佛是一尊神帝临时般,难以匹敌、剑尊见之,淡笑、一副自信模样,将手臂化剑,而后便见天地大动,仿佛是这天地间的大势被剑尊所牵制一般,他便是天,剑意便是天罚!

  这二者皆是站在大陆巅峰的至强之上存在、这类登上顶峰的强者数量极少,从古至今“破天大陆”只诞生了数位,而且都是在不同的时代称雄、若不是浩劫之世降临,这类强者是没有机会交锋的!

  天地间,仿佛是迎来了灭世一般、数道纵横的剑气落下,如是天塌,风云变色,狂风大作!

  九道犹如神龙一般的龙气,此时俯冲而上、破天阁之主挥动着金鞭,万道灵光爆发,犹如是庞大的瀑布逆天而上般!

  剑十子与破天阁的十位天神,这二方人马并未动手,而是催动着强大的至强之力,化作防御,苦苦抵御着两位至强之上所爆发出的惊天战力!

  剑八,此时苦笑道:“剑尊带我等十人来作甚、这两位至强之上的强者打的风云变色,我等即便是防御保身都有些困难、别提动手了!”

  破天阁的十位天神也是,放出强大的防御护体、免得受到两位至强之上一战的波及。“大帝直接与剑尊干上了,我等连动手的机会都没!”

  “还是小心一点把!”一位来自破天阁的高阶至强,严肃的说道:“一旦这二人打红了眼、我们得尽快的逃离此地、免得落下一个未战而亡的尴尬下场!”

  剑尊以意志牵动上天,所落下的剑气,此时爆发出凌厉的剑光,只见大地爆开,化作滚滚碎石而翻动!

  九道龙气,仿佛是逆天般俯冲而上,此时天空中出现了裂缝,仿佛是龙气震碎了天空一般、万丈灵光的爆发,是这天地间最为强大的杀伐绞碎了虚空,震碎了剑气!

  意志沟通上天的剑尊,此时遭到反噬、身子一晃,嘴角有一丝鲜红溢出。

  破天阁之主,此时喘着气、浑身衣物破烂,头顶玉冠破碎,长发凌乱的散落、手中的金鞭有几条裂纹。

  “你为何不敢全力倾出,只动用意志与我一战!”破天之主,仿佛是怒了一般、手持金鞭横指剑尊。这二人仅仅只斗了数了回合,但在旁人看来,却是一场灭世之战、但从始至终,剑尊都是站在原地以意志沟通天地,化作剑招与他一战、这让破天阁十分气怒,仿佛是剑尊看不起他一般!

  之所以,剑尊会口吐鲜血、也是因为如此。破天阁之主全力出击,他只是以意志迎战,剑尊自然是会落下风、不然也不会遭到反噬而口吐鲜血!

  “同样的诡计,我不会上当两次、我若是全力与你一战,到时那天罚禁地的怪物们又杀出偷袭我、这岂不是百万年前的悲剧又重新上演?”剑尊,淡淡的说着。

  此时、破天阁之主怒了,他竟然被当做小人提防,直接落了他至强之上的颜面!

  破天阁之主的长发狂舞,手中的金鞭高举、九道龙气再次汇聚、一股破天之势,冲上云霄、怒吼道:“我可以告诉你,惊天钟已经不在我手中,天罚之地也失去了禁剑的镇压、你与我一战是公平的、即便是天罚禁地的妖王杀来,没有禁剑的它们,只是一帮废物而已!”

  “是嘛?”剑尊,眼中爆发出精芒、而后便将右臂伸出,做握剑之势、“敬你是一位至强之上,我便相信你一次、若是你所说的是真的,那就在此陨落把!”

  至尊一剑,纵横!

  剑尊那强大的剑意,犹如是上苍的意志般难以抗衡、剑尊的手中有一道剑芒汇聚,惊动着天与地,此时风起云涌,山洪爆发,无数的山脉都因这道剑芒的威势而坍塌!

  剑十子,一副大惊的模样、不自觉的后退几步,喃喃的自语、“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剑招、号称此招若是出自剑尊之手,便能秒杀一切、本以为只是一个传说,没想到竟真的存在!”

  破天大陆,此时仿佛是遭遇了天罚一般、山体倒塌,山洪爆发,大地裂开。这剑尊的终极一剑实在太过可怕了、问世时,仿佛是天地难以容下,即便是化了地火风水的大陆,也因为此剑而出现了毁灭的迹象!

  破天阁之主、此时将九道龙气合一,汇聚成一条腾龙、此时他脚踏腾龙,手中的金鞭爆发出万丈光芒,一股天地大势落下!

  “大帝要拼命了?”来自破天阁的十尊天神,此时皱着眉。

  与帝俊一战,大帝败的太干脆了,甚至可以是说被帝俊压着打!从那一刻起,破天阁已经失去了霸主的气势、大帝都败了,这就以为着破天阁的统治地位结束了、那时起,大帝便发誓,绝不能再败,否则也不会炼出金鞭明誓!

  剑气纵横,仿佛是汇聚了天地之力般、九道龙气合一,神龙天降,破天阁之主踏之,持鞭而上,这将是他拼尽全力的最强一击!

  剑十子,虽然不甘、但还是化作长虹而遁,这两股灭天之力一旦汇聚,不是他们这些高阶至强所能承受的、虽然剑十子愿陪着剑尊而亡,但剑皇岛,却不能一次失去所有巅峰战力,否则剑皇岛就将随着剑尊的陨落而亡、所以他们含着泪而离开了战场!

  破天阁十位高阶至强并未躲避灭天的杀伐而离开、以为他们知道,破天阁之主代表着一切,一旦他身亡,破天阁将不复存在、生为入侵者的他们,树敌实在太多了!

  “够了,你们!”这时磅礴的元素之力汇聚,幻化成一座大阵,暂时镇压住这股灭天之力,但坚持不了太久。

  元素之力,仿佛是神火一般,在陈志勇身后点燃、这代表着强大,绝对的强,不弱于剑尊,破天阁之主的强大!

  “小辈,你是谁?”剑尊,此时皱眉、怎么又出现了一位至强之上的存在,而且非常强大,不弱于他!

  “剑尊,你一旦身陨、我破天将会彻底的被入侵者所侵占!”仅仅只是一句话,陈志勇便再没理会剑尊!

  “破天阁之主!”此时陈志勇,淡笑、“你应该清楚,这人若是出一点意外,某人会发疯把!”

  棕发,极为俊俏的面容、头顶混沌钟,手持帝剑男子的身影、此时被破天阁之主想起。

  “太冲动了!”破天阁之主,此时有些后悔、星路未降临,不是拼命一战的时候、他却因为之前被帝俊所虐杀的愤怒而冲昏了头!

  剑尊、破天阁之主与魔尊陈志勇都是同等级的存在、所以这镇压持续不了多久,便消散了、此时陈志勇大口吐着鲜血,遭到那股灭天之力的反噬!

  陈志勇,面色有些苍白、却笑道:“你们继续!”

  但是这毁天灭地的一战,却因这二人的清醒,便继续不下去了、

  剑尊挥手,一道剑气斩出、直接削毁了通天高塔的顶峰,说道:“等星路一战,我便会让你陨落,报百万年前之仇!”

  二比一,实在不可应战、破天阁之主,恢复了淡然的神色说道:“我等着你!”

  …………………………………………………………剑尊,此时眼中有杀气问道:“你的力量不弱于我、刚才为何不出手斩杀了那入侵者?”

  陈志勇,摇头一笑道:“剑尊,你以为入侵者,会让你如此顺利的斩杀他们一位重要的人物?”

  剑尊,沉默了、浩劫之世,强大的存在实在太多了,已经不是他可纵横的那个时代!

  待续……………………………………………………


皇中设备厂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