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期货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机械设备 >

 第三十章 大船沉没(七)

发布时间: 2014-12-08 00:18


“砰砰。。里面有人么”黄靖用力的拍打着一个舱室的舱门,“砰砰。。里面有人么?”

  “谁在敲门,等一下我来了,哎呀,怎么里面全是水啊!”从舱里里传来咒骂声,过了以后,门打开了。

  “快点出去,快点”黄靖劈头就是一句,“快点,船准备要沉了,快点从那边上去,还楞什么,快点!”

  开门的那个妇女显然有些不知所措,特别是当黄靖说泰坦尼克号快要沉了之后,更是呆若木鸡。在黄靖一再催促下才反应过来,也没向黄靖道谢,赶紧回到房间,将房间里的孩子和其他人全都拍醒,顿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黄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看了一下时间1点10分,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然后赶紧去将其他舱室的人叫醒,也不敲门了,凡是看见舱门开着的,直接就是一脚将门口踹开,然后直接进去将所有的人拍醒,然后留下一句“船要沉了,大家快跑。”就跑出房间,留下一阵阵鸡飞狗跳,向其他房间跑去。这样连续踹开十几个房间,脚都麻了。

  在甲板上,同样也是一阵鸡飞狗跳,越来越多的人涌上甲板,甲板上的人也越来越多,让艇员们越来越难管理,有些人急哄哄的吵着闹着急于登救生艇,甚至有一些人被级掉入大海了。

  “大家让让!散开,不要挡着,快散开。”扛着木板的人们走出,过道来到甲板上。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怎么将桌子搬上来了。”二副查尔斯,拦住一个男子问道。

  “哦,船上的救生艇不够了,我们要用这些东西做浮筏,这样可以拯救更多的人。”男子看了一下在旁边围观的其他人吼道,“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有这时间还不快去多抗一点木板过来,等一下泡在海里,五分钟你们就都要去见上帝。”

  听了他的话,在旁边的人乱作一团,有些人直接去救生船那里排队了,有些人左看右看不知道到底干什么,但是还是有少量的一部分人返身下到舱室,去搬运东西了。

  “你们都让开,快让开,清空这个地方。”在艇员的帮助下,男子在甲板上请出一片空地,将木板,门板铺着地上,将行李箱的东西都倒了出去,然后关上铺在木板的下面,将床单撕成细条,一起捆绑起来,做出一个一个的浮筏,“快,将那块门板搬来这里,增加浮力,快,你过来,对就是你过来,帮忙一下。”

  碰。。一枚求救火箭升上天空,在漆黑的夜空中炸出一朵苍白的烟火,犹如死神的微笑,在看着下面悸动不安不安的人们,现在已经没有人有多余是时间来欣赏烟花了,每个人都在竭尽使用自己最后一点力量。

  “先生,你知道那个亚洲人去哪里了么”头发凌乱的卢娜,拦下一个扛着木板人的大声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你去问其他人吧”扛着木板人理也不理,直接请外面跑了出去。

  “大妈,你知道那个黄皮肤的人在那里么”卢娜又拦下一个中年大妈问道。

  “你说的是哪个,黄皮肤,黑眼睛,短头发的好心人么”大妈喘了下气,才捂着不断跳动的胸口回到。

  “是的,是的,就是他,你知道他在那里么,快告诉我。”卢娜一把握住大妈的手,激动的说道。

  “他在三等舱的楼层里,他在哪里,叫醒还在睡觉的人”大妈气喘吁吁的说道。

  卢娜听了之后,感觉向电梯哪里跑去,大妈看着卢娜远去的背影,大声的叫道;“小姐,不要去了,哪里已近被水侵泡到小腿了,你去了那里危险。”看见卢娜里都没有理自己,急的直跺脚。

  “快,发电报,将我们这里的信息发出去,叫他们快点将船开过来。”布里德对着飞利浦说道。

  “卡帕西亚号发来电报说,他们已近在全速前进了,但是海面上有浮冰,他们也不能这么快。”飞利浦已近急的满头出汗。

  “哦,该死。上帝啊,求你快点,过来啊”布里德双手合十,暗暗祈祷。

  已近茫然的爱德华船长,双手搭在舰岛上,看着下面急急忙忙的求生者,哭着缩在角落里的小孩,将妻子依依不舍送上救生艇上的男人们。心里已近一片死灰,就这么呆呆的看着。

  卢娜穿过宴会厅,来到电梯口,就想冲入电梯,却被服务员给拦住了,“电梯关了。抱歉小姐,电梯停用了。”

  卢娜看了服务员两眼,一把将他推入电梯,指着控制器咬牙切齿的说;“我不管,收起你那一套,你这个家伙,快送我下去!到三等舱!”

  当电梯已达到三等舱楼层,湛蓝的海水快速的涌入电梯间,将卢娜和服务员冲到电梯的墙壁上,服务员踩着椅子上惊恐的说;“不,我要上去了。”

  “不,”卢娜也不等服务员的反应,冲到电梯门口,将服务员放在控制器的手推开,阻止他控制电梯上行,然后用力的将铁栅栏拉开,跨入差不多齐膝深的海水里,准备去找黄靖。

  “亲爱的,你应该上救生艇了。”施特劳斯先生将妻子扶到救生艇边,非常绅士地站在一边。

  旁边的艇员说道;“先生,向你这样老的先生,也可以减去的。”

  “不,”施特劳斯拒绝道:“只有所有的妇女和儿童都上船后,我才能上船。”然后他试图让施特劳斯夫人坐进救生艇。

  施特劳斯夫人看见自己的丈夫不会一同登船的时候,夫人又从救生艇里走了出来。施特劳斯夫人握住丈夫的手深情的看着爱人的眼睛,说道;“我们共同生活40多年了,我不会离开我的丈夫。要么我们一起生,要么我们一起死。”

  施特劳斯看见妻子不愿意进入救生艇,就极力的劝诫妻子,甚至和她争吵了起来,而妻子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我做丈夫的手,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说什么都不愿分开。

  过了好久以后,施特劳斯看见妻子怎么也不愿意独自一人上船,也只好屈服了。施特劳斯夫人看见丈夫不在驱赶自己,她把自己在艇里的位置给了一个年轻的女佣,还把自己的毛皮大衣也让给了女佣,说“我再也用不著它了!”

  施特劳斯挽著63岁的太太的手臂,一对老夫妇蹒姗地走到甲板的藤椅坐下,像一对鸳鸯一样安祥地栖息在那里,静静地等待著最后的时刻。

  阿斯德搀扶着18岁患有身孕的马德琳到了四号救生艇旁边,对船员解释说:“我妻子身体很弱,可不可以和她一起上艇照顾一下。”船员回答说:“不行,先生,除非所有女士都先上了艇,否则不许男子上。”阿斯德没有多说一句话,回到妻子的身边安慰对她说:“海面现在很平静,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会得到更好的照顾。明天早上我会来见你的。”脱下手套抛给了妻子,然后就退到甲板上,目送著五个月身孕的年轻妻子上了小艇。当小艇飘飘悠悠地向远方划走时,他站在甲板上,点燃了一支雪茄,悠然的吸了起来。

  理发师奥古斯特韦科曼在甲板上与阿斯德相遇,为了缓解一下心情,他们在吵乱的甲板上聊了起来,聊的都是只有在理发椅上才谈的小事情。韦科曼问阿斯德:“你是不是介意我和你握个手?”阿斯德说:“我很高兴。”这是乘客们听到的这个亿万富翁的最后一句话。在平时,小市民难以有和这样赫赫大名的亿万富翁握一下手的机会,可见他的身价和气派。

  泰坦尼克号船长爱德华和几乎所有船上的富豪都有著很好的个人关系,很多也是他的好朋友,包括阿斯德。但阿斯德根本没有去找爱德华船长走走“后门”,通融一下,让他上艇。如果他去找船长,也有充份的理由,他的妻子正怀著五个月的身孕。纵使自己有亿万家财,但阿斯德没有这样做,没有想到用金钱为自己“买”吗么一个位置,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想到应该这样做,那是一个没有“后门”观念的时代,是一个讲究君子风度,做真正男人的时代。

  黄靖冲到三等舱的最后一个舱室,检查完里面已近没有一人了,等到重新往回走的时候,看一下手表,已近一点30分,水已经有齐膝深了,黄靖艰难的往回走,不时帮忙一下焦虑的人们。

  走着走着,迎面看见走过来的卢娜,高兴的大喊道;“卢娜。”

  真正查找卢娜的黄靖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抬头一看正是自己要找的人,感觉的跑了过去。

  黄靖看见卢娜跑过来,也马上跑了过去,一把将卢娜抱在怀里,亲吻了她的芳唇之后,爱恋的摸着她已经乱作一团秀发,说:“你怎么下来了,没有上救生艇。”

  “我放心不下你,杰克,所以下来了。”卢娜感觉直起身,“快走,这里差别不多要被淹没了。”

  “是的,快走。”黄靖赶紧拉卢娜,快步向楼梯口跑过去,但由于积水太深,跑得不是很快。

  ps.帮忙收藏和投推荐票,亲。


皇中设备厂
配资开户 我们